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世纪小说 > 玄幻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干饭

天启预报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干饭

作者:风月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2-05-03 04:07:09 来源:顶点小说

“鱼汤来咯。”

太阳船内,小食堂。

确切的说,是槐诗的工作室。

当槐诗离去之后,这里依旧维持着原本的样子,在每天的清理之下一尘不染,不过,支起了一个小桌子,开始供应早中晚餐。

在那酸香麻辣的诱人味道扩散之中,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罗娴将手中的汤盆放在了桌子上,擦了擦汗水之后,看到桌子旁边正襟危坐的三人,微微一愣。

“怎么啦?还在等我吗?”罗娴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没这么正式啦,大家快吃,不用客气。

短暂的沉默里,林中小屋,安娜和血水灾葛洛莉亚齐刷刷的点头,可是却拘谨’的彼此面面相觑,

并没有率先动筷子。

“好啦,我也一起吃吧。"

罗娴微微一笑,摘下了围裙,坐下来,拿起筷子一人夹了一块鱼肉:“快尝尝看,这是你们老师最喜欢的酸菜鱼。”

“啊,好啊好啊!”

安娜喜笑颜开,疯狂点头,端起碗来垂涎欲滴,然后.在桌子下狠踹了林中小屋一脚。

还愣着干啥呢?

快吃呀!

林中小屋的脸色一绿,察觉到师妹的无声催促,还有罗娴期盼的眼神,微微抽搐的表情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一咬牙,一狠心,夹起鱼肉来,塞进了嘴里。

然后,就感觉到仿佛炸弹爆发。

酸菜的微微酸味带来的清新感和鱼肉的鲜美混合在一起,随着麻辣的冲击一同扩散开来,瞬间充斥了口腔,蔓延上了大脑和脊髓,宛如潮水那样淹没灵魂,令他不由自主的哦吼出声。

如此鲜美!

筷子根本停不下来!

“慢点吃,还有呢。“

罗娴看着他疯狂扒饭的样子,又给他加了一筷子的蔬菜。

蒜香的味道和蔬菜的清脆口感结合,每一口下去,清脆的回音都伴随着芬芳在耳边响起。

林中小屋含着泪,全部吞下。

明明如此的好吃和美味,可内心中不安的预感,却越发的强烈。

越是咀嚼,那滋味就越是浓郁,可是很快,那清香甜美的味道仿佛就流尽了,所喷薄而出的,乃是渐渐无法忽略的酸楚,苦涩,和灼烧感。

酸,苦和痛。

令他眼眶一红,想起了远在现境的未婚妻,前所未有的思念充斥在灵魂里,让他的鼻尖的酸涩越来越强烈。

忍住,忍住,干万不能哭草,根本忍不住。

老师,你带我走吧…

这日子是一天都过不下去了啊!

这才是他们根本不敢动筷子的原因。

明明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很好吃,好吃的要命,但一旦开始吃,吃着吃着就不对了…就会感同身受的体会到厨师在料理时所寄托的心情和心意。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就算厨魔也梦寐以求的天赋吧,每吃一口,刚刚才考了一星的菜鸡厨魔林中小屋就感觉到自己那根本不存在的‘厨心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和挫折。

最主要的是,心里真的难受啊!

最要命是,一旦上了头之后,就连他自己都停不下来了。

槐诗这才出去不到一个星期,罗娴的菜就变成这样了,难以想象,接下来再过上一个星期自己会吃到什么要不还是找个借口上前线吧。

统治者不就是大了一点、凶了一点、可怕了一点么?可至少伙食丰厚啊…但一想到罗娴很有可能每天跑到前线来给自己送饭,林中小屋就瑟瑟发抖。

这一顿饭,林中小屋吃的泪流满面,安娜吃的无语凝噎,只有葛洛莉亚看上去平安无事—一但早已经全都异化成血水的绿日十灾会流泪才有问题。

只有微微发抖的双手能体现出主人此刻的心情。

但出乎预料的是…她似乎开始对这样的感受乐在其中了,每到饭点的时候都会雷打不动的坐在餐桌旁边。

而且吃完之后还会陪着罗娴一起收拾残局。

看上去温驯又听话。

丝毫看不出私下里见了面对自己爱理不理、冷眼想看的样子。

你们一个两个都是怎么回事儿!

林中小屋终于放下一干二净的饭碗时,感觉魂儿都要从嘴里飞出来了,总算是吃完之后可以跑路了。

可想要悄悄跟着一起跑路的安娜却被罗娴一把提起了后领,直接留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下午她还有一节果园健身房的前台关爱指导一一自从发现安娜的天赋之后,罗娴就开始对软弱无力又可怜的白狼少女爱不释手。

虽然怎么看都感觉像是玩具意义上的……

对此,林中小屋只能同情的看她一眼,让她自求多福。

抱歉,师兄帮不了你!

不但帮不了你,甚至还想要拍照取笑。

“最近好久没有练枪了,感觉脊柱都生涩了很多…”

罗娴伸着懒腰,热情的邀请:“小十九要不要一起练?“

“啊,好可惜,雷蒙德先生下午还找我安排巡逻和防卫呢。”

林中小屋压抑着嘴角勾起的弧度,“忍痛叹息道:“这么好的机会,可能只有师妹能够独享了啊,

安娜你可要好好加油哦!“

“没关系,我跟雷蒙德说了,他说他可以找霜巨人,让你下午不用报道了。”

罗娴提着三米有余的长杆,体贴的说道:“顺带,练完之后肚子饿了,还可以吃完饭呢。晚饭想吃什么?我提前准备给你们做。”

林中小屋僵硬在原地,欲言又止。看了看旁边安娜那发现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坠入地狱的嘲弄笑容,眼泪又快要忍不住了。

“那晚上炖个板栗鸡好了,我记得冰箱里还有一袋板栗…”

罗娴眼看着他惊喜失声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扳着指头数了一下食材之后,又回头检查去了。

她前脚刚走,安娜就扑向了林中小屋,抓住了他的手,前所未有的真诚悬请:“师兄,你行行好,放我上前线吧。

让我为现境做贡献好不好!“

“上前线就跑得了么!"

林中小屋勃然大怒,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还想丢下师兄自己一个人跑路?师兄都还没跑得了呢!

“你要加油啊,阿妮娅。”他鼓励道:“逃避可耻且没用,宝剑锋从磨砺出,你可不能放弃啊。”

安娜的笑容光速消失,斜眼看向他:“你是不是想让我留下来替你多吸引火力?“

“哪儿能呢!”

林中小屋摇头,立马转移话题,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觉得岁月静好,其实是有人代替你负重前行,觉得撑不下去了,就想想深入敌后的老师,想想老师在深渊里怎么挣扎和煎熬……

我们在太阳船好歹每天有吃有喝,还有特训,老师一个人去深渊里,就算是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都找不到吧?”

提起这个,他的心情也忍不住有些压抑和担忧了起来。

忍不住一声长叹,忧心忡忡的摇了摇头:

“地狱里的日子哪里有那么好过?“

9月13日,干饭,逛街,找茉德。

9月14日,干饭,逛街,找茉德。

9月15日,槐诗啊槐诗,你怎么能如此堕落,你忘记你重建理想国的目标了么!

9月16日,干饭,逛街,和茉德小姐去公园。

然后遇到了外道王…

不过幸好,外道王对叶芝毫不感兴趣,就连正眼都没看过来。

绿意葱葱的公园喷泉旁,槐诗眼看着外道王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顿时暗搓搓松口气。

然后再度热情高亢的朗诵起自己的情诗来。

“啊啊,茉德小姐,吾爱,你为什么要害我?害我那么喜欢你!“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含泪舍弃了尊严,彻底的代入了角色,全身心的投入到吟诵之中:“吾爱,

啊,吾爱!“

“不,我不能再接近你,我怕我的疯狂会点燃你。“

“你是月亮,我愿做那星星陪伴你;你是那清澈的河水,我便是大地;你要做那高歌的百灵鸟,我就化作树枝保卫你沉默。

此刻的无何有之乡也为这尴尬的时刻而沉默。

在不远处,那些不小心听到的天选之人只感觉一阵酸涩感从脚后跟爬上了后槽牙,面目不由得扭曲,

脚趾头抠地。

土啊!

太土了!

哥,咱们没活儿就别硬整了,要不我给你个打火机吧…

就连刚刚走过街道拐角的外道王都忍不住握紧拳头,加快了脚步,将听觉压制到了极限。

不能再听了,再听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头把那个家伙给彻底打死。

而槐诗,已经渐入佳境,整个人都陶醉在自己的即兴抒发里。

这么看,自己也不比叶芝差啊!

情诗这种东西,稍微写写,它不就有了嘛!

“够了,叶芝!"

直到在他对面,那面沉如水的肃冷女士再忍不下去,含怒低吼:“不要再打扰我了,就算是你用另一种方式重复自己的废话也不会有用。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竟然让马瑟斯也一起骗我,我本以为你会有一点长进的一”

“你会愤怒,就是因为你心里有我啊,茉德。“

槐诗已经进入了脱离叶芝之后自我发挥的完美阶段,含情脉脉的望着眼前的人:“为何不能正视自己的内心呢?”

“为何你不能正视自己的本质!?“

茉德冷声反问:“事象精魂不过是记录塑造而出的源质灵体,即便是再怎么执着和冲动,也不过是往昔的幻影而已。

即便你继承了再多原本创作者对另一个人的迷恋,但依旧不过是拙劣的模仿,令人作呕!”

可这一次,叶芝却似乎再没有如同往常那样,顾左右而言他。

那一双眼瞳反而瞪大了,洋溢着某种真挚的火焰。

“即便我是幻影,茉德,可幻影之爱真的如此廉价么?!”

那个男人踏前一步,捂住自己的心口,仿佛心碎欲绝一般的反问:“倘若一个人生来的使命就是爱上另一个人的话,那么这生命就是错的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鼓起了所有的勇气那样,颜声问:“难道我就不能真正的上你麼!“

無稽之谈!

本应该这样说的。

可鬼使神差的,茉德却发现,自己犹豫了。

那样的话,完全说不出口。

她本想要如同以前那样,干脆给这个家伙一个教训,让他短时间内别再来骚扰自己。可看着那一双眼瞳的時候,却望到了自己在其中的倒影。

如此的冷漠。

如此残忍。

她愣住了,本能的冷眼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很快,她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想要再怒兵一声,却欲言又止。

只是留下了一句毫无威摄力的警告之后,转身而去。

而就在原地,那个被舍弃的男人早已经泪流满面,悲凉的呼唤,却唤不回她的回眸。

当拿出手帕,擦拭眼泪的时候,就再忍不住嘴角的笑容。

还是舔狗的身份好用啊。

这两天,以约见茉德为借口,他几乎逛遍了整个无何有之乡的内层区,好几次都深入了核心领域。

如今看来,明天甚至自己还可以再约她一次,不,自己可以直接去找她,这样就能直接进天选之人的培育基地里看一看……

一想到自己还能再逛好几圈,他就笑得合不啊不是,哭得停不下来。

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嘴里翻来覆去的还嘟哝着什么梦中相会吧吾爱之内的鬼话,倒是让那些不远处的人加快了脚步,离发病患者远一些。

就只有,那个坐在对面长椅上的男人微微摇头,开口说道:“咳咳,抱歉打扰一下,“梦中相会的一说未免失之妥当。”

“放肆,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梦到我?”

槐诗大怒:“我可是天天出现在她的梦里的!”

“唔,作为修辞和比喻的方式的话倒也合理。”

插话的男人点头感慨道:“不过很遗憾,经过天选之人秘仪转化的凝固者是不会做梦的.槐诗先生。”

当摘下嘴角的烟斗时,他的嘴唇无声开阖。

说出了眼前伪装者的称呼。

然后,在面不改色的槐诗不着痕迹的随手一拳打爆他的头,然后再一路杀出无何有之乡以前,率先,

举起双手投降,自我介绍道:

“你可以称呼我为夏洛克。“

事象精魂摘下了帽子,向着他微微一笑:“夏洛克·福尔摩斯。”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