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世纪小说 > 玄幻 > 玄色录之古色事记 > 第二卷 六域之地 第一百三十二章 异域(三十六)停战

送走碧水众人,大家立即开始行动,以当前位置为中心,向谷口、狭道及两座山脉呈椭圆状扩散,争取在大火烧过来之前,把两山之间的草地横向切断!

不久,远处碧水大军的喊杀声逐渐停止,安静片刻,转为一阵嘈杂渐渐远去,听声音应是撤退了;还好,金凯将军没趁机派人找我麻烦,不然,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

碧水军的声音消失后,岩维和老安很快下山和我们会合,他俩告诉我,山林中加派了人手,余下的将士全带过来帮忙了。我让众人分工合作,把清出来的枯草运离隔道,越远越好,避免大火串过来后成为燃料。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两山之间看似不远,以鸰腾驼日行两千里的速度,一个单程也要跑上好一会,想在短时间内把草原横向切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和将士们手拔,刀劈,玩命的清理着枯草,经过一番努力,我们沿鸟嘴坝前段,硬生生在草原和山林间,切出一条横向的隔火道。

烈焰气势汹汹的逼到不远处,这隔火带的距离也不知够不够......看形势,已经没时间继续扩展啦!

火势未至烟先到,风中夹着黑烟翻滚着涌向我们,大家开始不住地咳嗽,众人连忙从自己衣服上扯下布块,以水浸湿后蒙住口鼻。

“大人,你也浸些水。”老益递过水袋,“谢谢。”我解下脸上的蒙布,接过袋子,轻轻倒出些凉水把布浸湿,把水袋交还他,再次弯下腰加紧时间清理枯草,能多拔一根是一根......

忽然,狂风乱撩,飞沙走石,烟雾中参杂着很多细小的物体,随风乱袭,我急忙闭上眼睛,一手挡在额前,一手按在蒙布上捂住口鼻,可还是被呛得连连咳嗽,眼泪横流,整个脑袋难受至极!

微微张开眼睛,眯起来观察情况,只见火焰像发疯一样,跟着风向四处乱蹿,两边山上,隔道前的林子陆续被点燃!雄雄烈焰如饿虎扑食一般,大口吞噬掉我们前方的草地,转瞬,隔火带前已沦为一片火海,火焰疯狂而贪婪的吐着舌头,似是想要跃过隔道,跳到对面的草地上!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放开捂在蒙布上的手,迅速拿出树叶“扫把”大喊:“兄弟们,绝不能让火舌跳过去!~”

“是!~”众人一拥而上,冲到隔道边,对着燃起的枯草猛!炙烈的火焰无情燃烧着,靠近后,皮肤被灼得火辣辣的疼,根本没办法长时间近距离扑打!更头疼的是,浓烟~时间稍长,就让人喘不过气来!无奈,只能让众人分成三排,每排冲上去狠拍几秒,然后,马上退回来换气,下一排接上,我们就这样轮流扑打着......尽管火势丝毫没有减弱,好在暂时阻止了火舌越过隔道.......

风势转弱,黑烟变得异常浓烈,滚动着很快把我们吞没.......“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我被熏得就要窒息了,由于伤势还没恢复,身体很快虚弱下来......脑袋越来越沉重......神智开始恍惚,迷迷糊糊中,看了看周围,四周异常安静,所有人都消失了,身边只剩弥漫的浓烟......

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点害怕,赶忙用尽全力,对着烟雾中大喊:“老益!~老安!~岩维!~你们在哪?!~”可,无论怎么喊叫,始终没得到任何回应......

怎么回事?老益刚才明明就在我身边!~

烟中隐隐出现一个人影,他站在不远处,冷气森森的盯着我......

他的轮廓看上去有些熟悉,我却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只是有种强力的感觉——他无比孤独.......而,这种孤独正慢慢向我延申......渐渐地,莫名的恐惧、凄凉、绝望、悲伤随之而来......这感觉!他是那个人!!!

“蹄嗒嗒~”“蹄嗒嗒~”像是很多鸰腾驼奔腾的声音!~震得我头疼欲裂!

“啊~啊~啊~”我捂着耳朵连声大叫......好像过了很久,疼痛逐渐缓解......我揉揉太阳穴,用力甩了甩脑袋,一步一晃地走向人影:“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可,我是越靠近,他脸上的五官就越是模糊.......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继续问。

他还是没有回答。

“我们......认识吗?”我接着提问。

这次他不仅没搭理我,还扭头便走......我的全身无力,但,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着,只能踉踉跄跄跟在那人后面......他一直走,我一直跟......许久过后,他停下脚步......

“我......在尽头等你......”一种平静到令人奔溃的声音,在整个空间久久回荡......抬头再看,不知何时,他已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那些所有的莫名也消散无踪......周围又变得安静起来,除了浓烟还是浓烟......

昏昏沉沉间,好像被人一脚踹倒......跟着,很多条状物开始抽打我的身体......

“小峰!醒醒!”“小峰!快醒醒!~”娪絮和小燕的声音在不停的呼喊着,“哗啦~”脸上被一股清泉浇灌......“咳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神智稍稍清醒过来......烟雾早已散去,我正躺在地上,娪絮、小燕、霜不梦、娄洹、周广拳手握树叶,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你魔怔了?喊你也不理,拉都拉不住!身上着火不会疼么?!~”娪絮脸上挂着泪珠,语气稍带怒意。

“小峰,你怎么啦?一会在原地转圈,一会往火堆里走,衣服、裤子都起火了,你不知道吗?幸亏姐姐把你踹回来......呜呜呜~”小燕哽咽着。

咦?~我是出现幻觉啦?刚刚这边明明有个人......此时,我才感觉到,身上不同的几处地方,不时传来钻心的疼痛......

我瞪大眼睛:“你们......你们......怎么回来啦!”

“还好意思说!”娪絮从怀里掏出个小药瓶,分给小燕一些,一起把药涂抹在我身上......灼伤的疼痛慢慢减弱,转而代之的是股股清凉。

“陈小峰!你个骗子!~竟然敢扔下我们?看回去怎么收拾你!~你要是......要是......”说着,娪絮和小燕的泪水又滚滚落下......

“我......那个......”想说点安慰的话,可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她们安然无恙我就心满意足了......

霜不梦笑嘻嘻的“调侃”道:“嘻嘻,小哥哥挺会心疼人嘛,知道危险,就把我们都支开?”

“呵呵......”我勉强挤出笑容......

挣扎着坐起来,看见前面的草地、两边山上,数万碧水士卒正同岩族的将士们一起扑火,他们脸上蒙着湿布,身上背着奇怪的东西,像是某种带喷头的囊袋,囊袋胀鼓鼓的,当他们手指扣在连接的拉环上,每次拉动一次,喷头都会同时喷出几股水柱,压强还不小......随我同来的队员们正在草原上帮忙,附近的火焰已经熄灭,不远处,草地上、山林间,隔道前的火势也受到了压制。

老益、岩维、老安从前方小跑过来,满脸喜色:“大人,我们安全啦!”

“这......怎么回事?”我指着那些碧水士卒。

“啊,这是之前救回的那批碧水将士,他们说,是回来报恩的。”老益挠挠头盔,转身,指着隔道后面,正在啃草的一大群鸰腾驼:“这还多亏你送的那些驼子,不然,他们也没办法这么快赶回来。”

“哦......是吗......”还是没弄明白......

娄洹凑过来:“二哥,你刚才好吓人,跟丢了魂似的......”

......他这么一说,我想起刚才那诡异的一幕,话说,类似这场景,之前,娪絮跟着芙怡失踪时也出现过......同样是在神智模糊情况下,当时太过混乱,我基本忘记了......这次,那人说了一模一样的话,他在尽头等我......什么意思?尽头......是哪里......这世界哪有什么尽头......是单纯的幻觉,还是预示着什么?

正思考着,“嘿哈~”“嘿哈~”“嘿哈~”狭道方向,草原上冒出无数人头,仔细一看,我大惊失色,碧水大军操着整齐的步伐,快速行进过来!

我勒个X!碧水大军不会是来包抄的吧!

一时慌了神,我连忙大呼:“快!召集众将士上山隐蔽!~”

“你干嘛?他们是来帮忙的!~”娪絮不慌不忙的撇了我一眼。

“帮忙?!”我表示各种懵圈......

“嗯,我们在河边遇到撤回来的军队,有个身穿金凯的将军向他们少主禀报,说里面着火了,你救了他们的将士,还通知他带大军先撤,于是,少主下令,让全军准备好家伙事,前来相助。”娄洹一本正经的解释。

我去~三弟说话没头没脑的,大概意思我是听懂了,可,少主是从哪冒出来的?也不说清楚!~

正准备向娄洹询问来龙去脉,就听到金凯将军洪亮的嗓音:“众将士听令!~全力扑火!~”

“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鼓声响起,“冲啊~”“冲啊~”“啊~”整个鸟嘴坝震得地动山摇!~

密密麻麻的人头奔向火场,碧水众将士身上都背着那种鼓起的囊袋......片刻功夫,山林上,草地中,目所能及之处全是人......碧水这是全军出动啊!~二十几万人同时喷出水柱,场面何其壮观......这画面,竟让我看傻了眼......

金凯将军与数十位将领,态度恭敬的护着一个长相俊俏的小生,快步走来。

小生年纪与我仿佛,来到我近前,他彬彬有礼的拱手:“碧水,泉族,溪沐潇,参见圣童!~”

此人之前没见过,看金凯将军他们的态度,想来应是娄洹口中的少主,我抱拳还礼:“陈小峰,见过潇兄。潇兄莫非是碧水少主?”

“惭愧,惭愧,正是在下。之前碧水多有冒犯,还望见谅;危急时刻,圣童能放下芥蒂,救回我军将士,令沐潇心中不胜感激,在此,替众将士谢过圣童。”溪沐潇恭谦的行了一礼。

呵,这小伙,礼数够到位!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连忙去扶他:“潇兄,多礼了。我本就没准备与碧水交战,到这的目的,只为平息环山、碧水之间的战争......”

“哦?当真!我此次前来,也是为阻止战事!”溪沐潇略带惊讶。

“哈哈,是吗?”听他这么说,我反而有些疑惑,既然他是少主,要阻止,为什么不在大军结集之前......现在才来,是不是太迟了?如果我没过来布置,不知环山还会有多少伤亡!不过,之前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金凯将军作了自我介绍,他是碧水大长老,名叫溪渤朦,对我救出碧水的两万士卒,再三表示感谢,特别提到那个副将,副将竟然是他亲生兄弟......并告诉我,碧水之人有恩必报,他弟弟和那些被救的将士,已请命回援,乘坐鸰腾驼先行抵达。

听他说完,我总算搞清楚老益说的“回来报恩”是怎么回事了......看着与兄弟们并肩奋战的碧水士卒,我万分感动,眼睛不禁湿润......

溪沐潇拉了拉我,脸上露出淡淡的忧伤:“芙若......她......她还好吗......”

这表情......什么意思?晕!~难不成芙若所说的负心之人便是他!~我勒个去~也就是说,这场战事的起因......正站在我面前!~我最讨厌这方面不负责任的人了!何况,这还带耍流氓性质!~

心中顿觉不爽,对他的好印象瞬间跌倒谷底......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好呀!原来你就是......”

溪沐潇显然没料到我会是这反应,急忙按住我的嘴,把我拽到一旁,回头看了看金凯将军,小声说:“圣童,其中有些误会,容我以后慢慢跟你解释......她......她都告诉你啦?”

切~这小子挺心虚啊~自己做了亏心事,还不敢让别人知道?~你那点事,我才没打算说呢!~

“她没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好气地回到,提起芙若我更来气!

“那......她情况如何,我很担心她......”溪沐潇满脸真诚。

“她?好得很!能这样全是拜她所赐!~”我指着身上的灼伤。

溪沐潇有些尴尬,压低声音:“芙若...... 她不懂事,圣童,大人有大量,请原谅她一次......我替她向你赔罪了。”说着就要跪下叩头。

“别!我可受不起!~”我冷哼一声,转身,径自走回娪絮她们身边。

心说,你特么是有多喜欢替别人?要道歉也是她自己来,轮得到你替她么!~

小燕轻轻扯扯我:“小峰,你在跟谁生气?”

“他是‘嫉恶如仇’,看人不顺眼。”娪絮白了我一眼......

溪沐潇红着脸跟过来,默不作声的站到旁边,溪渤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微微皱起眉,抱起拳:“圣童日后会到碧水做客吧?我们泉族所有事务,现,都由少主掌管,到时,如有任何困难,少主定会全力相助!”

哟~是在提醒我吗?这将军说话真有水平,客客气气中,已不动声色的暗示,让我不要得罪他们少主!

也罢!之后到必须还真需要他帮忙,现在把关系搞僵,的确不太妥当。

“哈哈哈~那什么......”瞟了眼溪沐潇,他一脸愁容,低头不语,我强压下心中的不适,打起圆场:“少主一表人才,将军英勇善战,等我到碧水,还请二位多多关照。”

“一定......一定......”溪沐潇诺诺的接上话,挤出一丢丢笑脸。

唔......这小伙对我很是尊重......怎么看,他都不像品性有问题,莫非与芙若之事真有什么误会?

说到芙若,我猛地想起一事,她这么处心积虑对付我,不会是冲着芙怡去的吧!心中顿时生出各种不安!虽说芙若只有四万人手,倘若她是有备而来,不知道岩诞的七万大军能不能守住防线!

回想起来,我芙若手底下确实有不少能人,比如昨晚的小衣......况且,她之前能攻下碧水几座城池,说明她们战斗力不弱,攻城战的难度可算是非常高的!或许是想麻痹我,所以她在我面前隐藏了真正实力......这小妮子坏得很!~唉~这次大意过头啦!~~

看着谷口方向还未扑灭的大火,我心烦意乱,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远方......

溪沐潇几次上前,像是想来询问什么,最后都忍住了,他对溪渤朦使个眼色,溪渤朦会意的走到我身边,拱了拱手:“不知圣童有何事烦心?”

看了看溪渤朦,想到碧水士卒身上那喷水的囊袋,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连忙恭敬的对他抱拳:“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将军帮个忙......”

“这......”他转头看向溪沐潇。

我脸上一红,马上反应过来,这种事应该直接请示溪沐潇......

溪沐潇倒是没介意,往前一步,朗声道:“圣童、岩族各位将领,当着众位,我溪沐潇正式宣布!由于,环山对我军将士有恩,泉族与岩族之战就此结束!渤朦将军听令!现在开始,你手下所有兵将,均可由圣童调配!~”说完,拿出一对兵符,转身,塞到我手里!

“末将得令!~”渤朦将军并无半点不满......

卧去!~这这这!什么情况?转眼间我又有二十万人手可以调用?!没想到,环山与碧水之间的战事,竟是以这种方式告结!我还担心火势扑灭之后该怎么办,会不会再打起来......更没想到,这位少主对我如此重看!“幸福”来得太突然......小心脏都有点受不住了......我热泪盈眶,心中感慨,有时候帮人真的就是帮自己!环山与碧水的局势算是打开了!~~

我激动得手足无措:“谢!谢!谢沐潇兄!~”

他苦笑着摇摇头:“要不是圣童先到一步,后果恐怕不堪设想,理应是我向你道谢......”

说起这个,我更加好奇,溪沐潇在碧水如此有实力,他有心止战的话,这场战事又是怎么回事?不过,我敢断定,溪沐潇肯定不是芙若所说的那种没有担当的猥琐男,或者说,他也是芙若的棋子!从溪沐潇刚才的表情和提到芙若时语气,可以看出他是真心喜欢芙若;如果芙若只是利用他......这小伙就真成杯具了......

溪渤朦凑过来,微微笑道:“圣童,你方才想让我帮什么忙?现在尽管下令吧!”

耶?这将军心眼真多!这还走流程的说!~又卖了个人情给你家少主!~牛逼!~

“请将军帮忙辟......”我还没说完......

溪渤朦连连摆手:“不对,不对!圣童,是让你下令,别太客气,你这样,我不习惯!~”

靠!事真多!有完没完!~俺服了呦!~

没办法,只好耐下性子,装模做样的举起兵符:“渤朦将军听令!~速速开辟一条通往环山之路!越快越好!~”

“得令!~”他表情严肃,双手抱拳。

汗~我是真服了!~

溪渤朦并没有立即行动,却是看着草原上的火场若有所思,而后转向我:“圣童,只从中间开辟一条通道,怕是不成,火若不灭,光毒烟就很难通行......安全起见,这样,把你们的坐骑暂借与我,我来安排,请务必耐心等候。”

“好!就拜托将军啦!”我拱手。

“圣童请放心!~”他声音响亮,转身,向身后的几位将领吩咐了几句,就和将领们分头跑向人群。

很快,碧水三分之一,近九万士卒聚到前方,快速列出两队阵型,溪渤朦一声令下,人数较多的一队,对燃烧的草原,呈倒三角扩散,进行突击式喷射水柱;剩下的一队大概有三万多人,他们的任务是收集空水囊,并乘驼子去河边补充水源。

驼子数量与碧水人数的比例相差甚远,庆幸的是,它们奔驰的速度非常迅速,毫没影响水源供给,于是,所有的鸰腾驼,就成为往返于河道间的唯一交通工具......

我对碧水的囊袋表示好奇,便向溪沐潇打听,他告诉我,那东西叫“龟涧甲”,是碧水独有的多用途器具,平日里,穿在身上可当作护甲使用,遇到特殊情况,还能随机应变,是他们行军作战的必备神器。

他从背上解下一块护甲,递到我面前,说,这就是“龟涧甲”,碧水之人出行都会穿上,分,作战款和民用款......

我接过来稍微研究了下,“龟涧甲”手感坚韧,带有弹性,材质似皮又非纯皮,咋看之下,就像一片较大的护甲,哈哈,难怪之前没看出来,我还纳闷,他们粮草辎重都被端了,这么多囊袋是哪里来的,原来这东西一直在他们身上......

这时,狭道方向出现一小队人影,接近后才看清,是“大厨”和岩族的兄弟们,正扛着“俘虏”跑过来。

他们来到近前,放下“俘虏”,“大厨”低沉着声音:“陈小峰,你真不够意思!”

“我......我怎么啦?”我挠挠脑袋。

“你没把我当朋友!更没把我当兄弟!~”“大厨”的语气有些恼火。

“这......”我明白他的意思......

“要不是我在河边抓到一个落单的士卒打听,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不伺候了!”他越说越激动。

唔......“大厨”居然在生气?情绪还那么激动......也许,在他心中一直拿我当好兄弟......

“你把他们怎么啦?!~”溪渤朦刚好回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昏睡中的碧水士卒。

“他......他们没事。”我指指那些“俘虏”,示意“大厨”帮他们解开穴道。

“大厨”瞪了我一眼:“不准再有下次!啊!~”说完,深吸一口气,外导内引,真气涌动,他身形晃动,双指连连截出,数道真气激发而出,那些碧水士卒立刻醒转,揉着眼睛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哇去!“大厨”这架势比我还帅......不行~不行~,等恢复了,我得好好改良招式造型!~一定要比他更帅!~

“好!~”溪渤朦为“大厨”鼓起掌:“不愧是圣童的手下,身手果然了得!~”

“献丑。”“大厨”拱拱手,淡淡的回到。

呃,他可不是我手下......论起来,我还得尊称他一声兄长呢!话说,“大厨”老是卖面子给我,这多不好意思......除了麻烦,我好像也没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兄弟情谊?

溪渤朦抹了抹脸上的汗:“圣童,请先行休息,道路打通之后,会有人来禀报的。”

“嗯......”我点点头,就地坐下。

时间确实有点长,可,心急也没用,溪渤朦说的对,若不消除大部分火源,光黑烟这关就过不去......

在等待期间,被娪絮、小燕、“大厨”轮番“教育”,我只能连连称是,各种认错,就差给每人写一张保证书了......

几个小时过后,目所能及之处已被浇灭,只有远处还在冒着黑烟。忽有人来报,堵住谷口的石头已清理完成,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我连忙让周广拳召集队员们回来集合,又安排老益、岩维、老安留下来,让他们指挥岩族的兄弟,配合碧水把火势终结。

我们牵来两百余匹驼子,准备出发,溪渤朦过来送行,他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礼:“圣童,这里的善后,交给我们便是,待事情完结,我马上带兄弟们撤回碧水,只要你不下令,我们绝不再越过环山之界,你就放心吧,路上小心!”

嗯?我下令?!......哦,对了,现在兵符在我手上......嘿嘿,这将军真是一套一套的,还特意说明,让我安心~醒目!~

“谢过将军,咋们后会有期!”我真挚的还了一礼。

溪沐潇牵着一匹驼子过来:“圣童,我......请务必带我一起同行!~”

“这......”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拒绝,毕竟现在是去找芙若麻烦,他若跟过去......

“圣童,请你带上少主吧,少主行事沉着机谨,既然他要去,其中必有缘由!~”溪渤朦恳切地请求。

唔,渤朦将军似乎非常拥护这位少主,言行之中处处透着尊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刚刚才帮过我......溪沐潇对我更是好得没话说,貌似不太好拒绝......

“行,但,沐潇兄,无论发生何事,必须听我建议!”我先提出条件,不然,万一受到芙若的蛊惑,他来个掉转矛头,可就大大的不好办啦!

“当然,当然,一切听从圣童安排。”溪沐潇连连点头。

事不宜迟,众人翻身上驼,带着两百队员,扬鞭,驰向谷口,直奔蝶饮城。

当抵达蝶饮城时,只见城门紧闭,城楼上空无一人,城内没有任何声音,整座城透出一股阴森森的诡气......

我勒个XX!这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芙若把城里的人都带去对付芙怡走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